“七七事變”七十七周年皆為“七”

金 輝

今年7月7日,是“七七事變”爆發七十七周年紀念日。1937年的這一天晚,北京盧溝橋槍炮聲驟起,將華北平原帶入了災難深重的歲月,也宣告了中國全民抗日序幕的拉開。

“七七事變”後,日軍鐵騎長驅直入,攻上海、占南京、掠徐州、進武漢,使大半個錦繡中國陷入山河破碎、生靈塗炭的悲慘境地。溫州也經歷了三次的淪陷,民眾慘遭蹂躪,生活極為苦難。最近,從中央檔案館陸續公佈的45名受審日本侵華戰犯的親筆供詞中,也可以獲得佐證。這些人類歷史上罕見的暴行,已經永遠被釘在了歷史恥辱柱上,並成為了今天全世界反思法西斯主義的必修課。

今年的“七七事變”七十七周年紀念日,“七”字疊加,皆為“七”,分外醒目。令我想起了《說文解字》中的數字。

先從“七”字說起。甲骨文中有“”字,但這個“七”的造型像似我們今天看到的“十”字。這是因為,甲骨文是由一種鋒利的工具契刻而成的,因材料堅硬,所以字體筆劃較細,方筆居多。如果從晚期金文“七”字來看則有點像溫州農村收割麥子使用的鐮刀,形有點彎,近似“七”字了。

“七”為“切”(從刀,七聲)的本義,一橫代表全部;一橫加一豎,表示對全體進行切分。這是後來學者從甲骨文中辨識出來的。隨著“七”的“切分”本義消失,篆文只得加“刀”,另造“切”代替。這糾正了《說文》“七,陽之正也。”(即陰陽中陽的正數)之說。當然,今天我們不能責怪夫子許慎,他並沒有親眼見過早於他1500年前的甲骨文。我們後人也是在西元1899年後才知道發掘了甲骨文。甲骨文的發現非常了不起,是上世紀末、本世紀初中國考古的第三大發現(敦煌莫高窟、周口店北京猿人遺跡)之一。直接從土中發掘出來的甲骨文,可信程度高,對研究漢字的起源和發展,發現《說文解字》的疏失,解決青銅器銘文中懸而未決的問題,都有極大價值。“七”是“切”便可說明。

“七”還與“漆”相關。《康熙字典》:“漆” 通“七”。《集韻》:漆,本作桼(qī,音七),亦作柒。聽上輩人說,盛夏三伏天為割漆最佳季節,漆農用蚌殼割開漆樹皮,令漆液流入木桶中後,以油紙密封保存。這裏似乎記錄了“漆”字因用刀切割而得音,同時也多少保存了蠻荒時代的生產方式。

從遠古過來的“七”字,引申出有關片語甚多,如七夕,七律、七竅、七星、七情六欲,七零八落等等,非常豐富。

中國文化歷史悠久,源遠流長,古文數字從它問世的第一天起就被鍍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就被賦予了雙重功能。每個慣用的數字都有特定的文化內涵。

郭沫若說:“數生於手,古文一二三四字作一二三亖,此手指之象形也。”古人用手指表示數目,可謂為數位的起源。但是在許慎看來,並不僅是這麼簡單的數字。他在《說文》裡說:“一,惟初太始道立於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如同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以當時東漢的哲學觀,為“一”注入了人文情懷。

“二”,也同樣,除數字外,還有“有一而後有二,元氣初分。”的內涵。其實,遠古時“二”音為lì,與“麗”字同音。麗的繁體字為麗,形聲字,即鹿形,麗聲,因鹿喜成對,並駕。所以引申出“儷”字。《小爾雅·廣言》:“麗,兩也。”麗為兩頭可愛的鹿,古人造字真是絕妙無比。

“三”在古人眼中指天、地、人,音與人參的參字相同。如“驂,駕三馬也。”“參”字篆文上部由好像三日組成的“晶”字,之下是三撇,作聲符。《詩經·唐風·綢繆》:“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三星:即參星。戶:門。參星照在門前,表示新婚之喜。

“亖”就是四個手指,使用了好久,後來發現這樣不怎麼樣,便借用同音的“四”字來使用。而“四”的本義,為鼻涕。便造出“泗”字,替代鼻涕的字義。記得文成縣城有條溪水叫泗溪,是不是當年就像是一條長長的鼻涕水而命名的?

由七說到一二三四,其實,一至十的數位,還可以說的,先打住,留待以後有機會再說吧。201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