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懷念 – 憶父親戴瑞文先生              

戴珍珍

    父親離開我們已快半個月了,他於民國一O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因胰臟癌病逝於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距生於民國十四年,享壽九十四歲;彌留之際,母親及子女媳婿、孫輩們均隨侍在側,一一訴說心底話,並誠摯助念,祈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同年八月三日,假台北市第二殯儀館景仰樓,舉行佛化奠祭禮儀後,隨即引發火化,安葬於台北市慈恩園。

 

    父親因身體不適,於今年三月底至中心診所綜合醫院、臺大醫院檢查,得悉罹患胰臟癌後,驚愕之餘,旋即以正面方式來面對它。雖然那時體力已大不如前,仍勉力做好各項身後安排,並交代後事一切從簡。父親做事一向有條不紊、鉅細靡遺,總希望能將一切交代清楚妥善安排,這些更加耗費了他的心力。父親一生守法守分,清廉儉樸堅毅不拔,個性和善而內斂,手足相親和睦,言行舉止皆身教。偕母同心持家,為子女設想周到,從未要求分毫回報。身為子女頓失所怙至感悲傷,往日情景歷歷在目,時時縈繞於腦間,不能自已。我們懷著無盡的感恩及思念,將父親的精神與教誨銘記在心,永誌不忘!

 

    父親於病中也開始著手撰寫回憶錄,回顧他自己的一生,留給我們作為永恆的紀念。以下,即為父親的撰述,謹遵其遺願,發表於溫州會刊。

 

 

我的一生回憶錄          

戴瑞文

 

    我的出生地,浙江省瑞安縣梓霞鄉霞川村(現改屬溫州市甌海區麗岙街道下川村)。父戴在金,母劉氏,祖父月蘭公,世代務農兼營商業,全家生活端賴父親一人獨擔,非常辛苦。因當時家境缺乏勞力,為幫助父親一起工作,所以較一般人延遲入小學。長兄步興僑居羅馬尼亞,早已作古。二哥永興亦於去年(民國一O六年)辭世。目前僅有小弟永虎夫妻二人居住下川村,他們子女亦出外謀生,散居法國、義大利及荷蘭等地,經營服務業。

 

    我在家鄉小學畢業後,考取溫中初中部公費生,三年後亦錄取溫中高中部,因成績優異,獲頒給予獎學金。完成三年學業後,即和同學們一起搭乘招商局輪船至台灣基隆,再乘車到台北,與二哥碰面,居住在他土地銀行宿舍。越一年,考取台灣大學法學院經濟系。民國四十二年台大畢業後,經就業考試及格,分發台灣省政府社會處主計室擔任預算審核工作。因待遇菲薄,臨時兼任經濟部苗栗石油探勘處工作,但因山地偏僻交通不便,很不適應,經友人介紹轉入行政院興建住宅委員會擔任英文美援帳務工作,專辦農漁民興建住宅,資金來源除美援外,由台灣土地銀行配合辦理。約二年後,奉令結束業務,我隨貸款未了業務部份,交由土地銀行接辦,就此成了該行行員。

 

    在土地銀行,除繼續辦理住宅貸款收回業務外,並兼任高雄臨海工業區開發工作,主辦財務業務,配合土地開發,完成工業區橋樑搭建,便利企業運輸。約三年後工程完工,開始辦理分割土地分塊出售。貸款分期收回後,結算仍有盈餘九百餘萬元,歸公庫所有,功不可沒,開發處亦同時辦理結束,我回歸土地銀行國民住宅部工作。因開發工作促進工業發達,當地人獲益匪淺,遂於橋頭鄉立牌紀念。之後,土地銀行有感於貸款業務需要,遂成立徵信室,我調入該室為副主任,展開籌備工作,制定各項徵信業務規章,並彙編入銀行業務手冊,使工作人員辦理有所依循,並開辦財務分析課程,訓練員工,期減少銀行貸放風險至最低,不致形成呆帳。

 

    忙碌工作之餘,姪子立舟又介紹我至德明商專(現德明財經科技大學)兼任授課,每星期兼課四小時,持續四年講授財政學、廣告學。此完全符合當時政府規定之出勤時間,並無違反相關規定。德明學生考入本行工作的為數不少,均有優異表現。就這樣一邊審核授信工作,一邊講學,對徵信室原有工作並無影響,又增加了各項經驗,受益匪淺。

 

    之後,調任土地銀行民權分行副理、總行授信覆審中心執行秘書,負責中心籌備工作,擬定各項工作規章。籌備工作進行順利,中心如期成立,規章發布至全省分行照章執行,凡屬董事會授信金額,須報調查科審查合格後,才能准予放款企業;一切進行順利,深獲長官讚許。越三年,奉升專門委員一職,擔任分區授信覆審工作,督導分行平時對外放款情形,查核有無瑕疵缺失發生,做為年終考評參考。三年後,屆齡退休,解甲歸田享受清閒生活。未料,退休後不到四個月,又由親家推薦至剛成立不久的中華商業銀行,擔任督導各地分行的稽核工作。於是又繼續工作了五年,直到民國九十年四月,才算真正退休賦閒在家。

 

    我平時不善交際,較為沉默寡言,從不奉上欺下趨炎附勢,做事奉公守法,不求私利。民國四十八年婚後,育有一女二男,均獲得大學或研究所畢業,學有專長,成家立業,幸福美滿。內人很賢慧,處理家事十分操勞,養兒育女,從不假手他人。兒女都很孝順,手足情深相親和睦,值得安慰。我很放心,一生夫復何求? 退休至今,除糖尿病外,身體還不錯,每日晨起運動一小時,尚可隨子女四處遊覽。這次突然生病,實在料想不到,增加家人負擔,深感過意不去,只能說聲辛苦你們多謝了!有這麼好的家人,是我的福氣,我永遠銘謝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