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譽理事長 吳昌濤先生

      溫良恭儉 誠信樸實

金國銓撰

老子曰:合抱之木,生於豪末;九成之臺,作於纍土;百仭之高,始於足下。《老子第六十四章》

眼光獨到 洞燭機先

吳壽松先生浙江省溫州人,號昌濤,出生於民國8年。父鼎銘公,不幸早逝於先生尚在髫齡之年,賴母盧氏太夫人含辛茹苦撫養督教,畢業於廣場小學,及長精學擅計然之能,初在溫州經營棉布業,曩錐穎顯,抗戰期間,後方資源匱乏,先生預購東南物資,轉輸接濟,調節盈虛,報國利民,厥功甚偉,抗戰勝利,由重慶而成都,移設貿易公司於上海,並在台址設立分支機構,就上海台北間,調度貨物,以應社會需要。

民國38年(1949),內戰正熾,東南動亂,先生乃及時攜眷渡海來台,嗣在台創設昌達化工;環球、懋昌貿易等公司,復與美商維賀藥廠及蜜絲佛陀公司合作,並授權在台北分別生產國際名牌固齡玉牙膏與蜜絲佛陀化粧品,以振興國內市場,民國67(1978)年更參與台灣石化工業,毅然投入鉅資,將美商台灣聚合化學公司之控股公司全部吸納,並進而擴大生產,鴻圖大展,先生從事工商企業近一周甲之年,裨益國計民生,既深且鉅。

先生常說:「有多大的胸襟,才有多大的成就,有多遠的眼光,才有多遠的前程。」又說:「要學會贏的策略很簡單,要學會協調溝通、互動互補才是更重要。」

生平最得意之事–胸懷鄉情 破冰首航

台北直航大陸飛機往來空中航程最短的是到溫州,而每天兩岸各地城市來回直飛班機更是數不勝數,但回顧30年前空運沒有現在發達的年代,海運直航成為唯一的選擇,昌濤先生在1988年政府勉強開放兩岸探親,卻又不准直航,更不准一船抵達,返鄉者要經過香港,或從日本、韓國繞道;那時離兩岸分治已30年,生死離別歲月的蹉跎,返鄉者都近耳順之年,加上大陸經濟沒有今日之發展,返鄉者又“衣錦還鄉”之企想,每個人都爭先帶著笨重的行李,行動十分不便。

先生乃命昌鴻航運公司於民國77(1988)年開闢台灣至上海航線客運業務。朔憶1987年政府宣佈大陸來台同胞,准予回鄉探親政策,昌鴻著手擘劃開闢自台灣至大連自航線客運業務,目的為奉獻心力,拓展兩岸交流,1988年購入昌鑫輪(4666.73 M/T)昌瑞輪(4258.89 M/T)同類型二艘客輪投入營運,其中昌瑞輪係一艘二次大戰後東德軍艦改裝成郵輪,其宗旨純為配合政府探親政策,協助民眾解決交通問題。

先生創立台灣第一艘探親船,初期礙於政府不得直航之規定,昌鴻公司開闢從基隆到上海航線,須以昌鑫與昌瑞二輪分段載運,即從基隆開到日本沖繩的那霸島(琉球),然後連人帶物卸下來,再轉乘“昌瑞輪”從那霸到上海。

一九八八年九月九日航線首航,六十六名探親者登上了“昌鑫輪”開始了返鄉航程。到那霸再換“昌瑞輪”,由於貨物轉運費時延宕,“昌瑞輪”抵達上海時已是九月十二日了。但這是上海從兩岸海上運輸中斷四十年後的第一批臺灣來客。

所以我們可以很驕傲的說吳老的船打通兩岸直航血脈,但吳老另一要提振兩岸經濟、活絡兩岸觀光旅遊、增進親情的夢想,卻受限政治現實無法實現,但經由前輩努力,前仆後繼、洶湧的探親潮衝垮人間藩籬,促成兩岸日後三通,也使兩岸資訊暢通,交通便捷,商貿自由。

然而先行者總是寂寞的,吳老的航線營運不到三個月,昌鴻航運公司已經虧損超過五千多萬元。究其原因,花費在那霸靠泊碼頭之費用太多,且都進了日本的腰包。另外老兵的行李要在那霸換船,既費時又費力,兩岸往來時間太長。向政府航運部門提出“以彎靠那霸同一船直航,解決下客換船”的方案,又遭到了臺灣政府的否定。無奈之下.航運公司只好于當年十二月宣佈停航。此航線總共運行了十四個航次,運送臺胞一八八○人次。雖然探親船隻維持了短短三個月,但是吳老的善行、投入的辛苦與努力,及對鄉親的用心、愛心、魄力和行動力,在兩岸關係發展史上,卻是重彩濃墨的一頁。

協調溝通  充分授權

先生在既有的工商實務中,多元化經營,透過擴大對外貿易,吸引國外投資來台獲得國際市場與技術。在厚實的基礎知識上,突破實務上的問題。乃充分授權長公子吳亦猛負責蜜斯佛陀化學公司、懋昌投資公司外。並責由次子吳亦寬經營昌鴻輪船公司。

台灣50年來,依靠國外投資與技術指導,這條路雖然是比較容易的途徑,但這樣的一條路,卻會扼殺國內創新與挹注兩岸經貿的動機,長期而言,是會傷害經濟發展。

先生雖對昌鴻航運公司營運受挫折。但對三公子吳亦圭主持順昶塑膠公司、台灣聚合化學品有限公司及昌隆貿易公司、「亞聚」、「華夏」公司、「台達」塑膠化學公司,「越峰」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與長公子亦猛負責懋昌投資公司,及五公子吳亦玨現在上海經營、房地產。積極督導、教育,要求子女多元的學習經驗、放寬廣大的視野,激發與接納守法、專業、創新,融合不同領域的知識,彼此學習,彼此熟悉,進而相互碰撞,產生出更多的專業與創新的火花。

先生一生多角化的經營,尤其是因應兩岸的未來,而有闢建昌鴻航運,其領航兩岸經貿觀點與前膽的視野。其旨在掌握瞬息萬變的兩岸交流局勢,先生亦在發掘下一個趨勢的未來,先生說:「面對昌鴻的變動與意外,企業要應變,人生更要應變」。

先生行商多年,首重誠信,不論與外商的契約或貨物進出及對員工的承諾,均以誠信為先。與蜜斯佛陀的合作,昌鴻航運暫停,在在均可看出先生對誠信的痕跡。因為誠,故人與之為善,因為信,故人為之止謗。先生也常引用黨國元老陳立夫先生所贈之匾額條幅書寫:「智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奉為圭臬。

先生縱橫商場有年,進出兩岸,洞察商機,發現人們的需求是什麼?可以透過什麼樣的方式,把產品或服務提供給顧客,其實很簡單,就是「老東西,新組合」。因此從來台之初創設的昌達、環球、懋昌到與美商的合作,再從化粧品到石化業到航運業。就是不斷創造,不斷地推陳出新。不僅要有高思維,高科技,更要用感情,用官感,不要所有事情都仰賴機器。所以先生的事業,不斷向前衝,不斷地成長。

明王安石《明州慈溪縣學記》:有云:「古之所以為學者,吾不得而見;而法者,吾不見可以毋循也。雖然,吾有人民於此,不可以無教。」先生幼少失怙,又逢戰亂,經年奔波,殊少就學。及有所成,深知教育之重要,故自五○年代即投入溫州同鄉會與浙江同鄉會,撥出鉅資作青年學子獎助學金,數十年來未嘗中斷,受獎學生當以萬計。先生溫良恭儉,謙謙君子,待人接物,熱情誠懇,誠中形外,仁慈溫雅,識者交譽。對公司員工愛護有加,深受愛戴。

先生緣自民國五○年代,即擔任溫州同鄉會常務理事,身受溫州鄉親敬重,又適時捐贈獎助學金、冬令救助及其他經費之樂捐均慷慨解囊,數十年如一日,本次溫州同鄉會慶祝成立60周年活動,昌濤先生捐助50萬元,是本次活動能順利舉辦之主因;昌濤先生熱情熱心參與同鄉會會務,更不時墊付捐獻各項急需經費,積極投入社會公益,造福貧困,澤惠鄉親。

先生日常健身活動數十年如一日,從未間斷。並當場示範幾個簡單動作,如雙掌摀耳,食指輕壓中指、食指輕擊後腦。再以中食指輕揉雙眼皮各三十六次,此二項動作可放鬆腦神經末稍,腦血管及保耳聰目明之效。第二項則是雙手來往輕揉腹部三十六次,促進腸胃蠕動。第三項則是縮肛,作深長呼吸,再是左右輕搖膝蓋三十六次,保持關節靈活,卻除關節發炎。又說,每項動作各數三十六次,旨在保持心無旁念,靈台清明之意。

先生一生『志建陶朱,行在誠信』,歷經艱困,走過挫折,經過生命焠鍊的壽公散發出剛毅坦然的生命力,和風薰及鄉親,鄉親因他而驕傲。(轉載自《浙籍俊彥口述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