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稱早餐絕配的炊飯豆漿

撰稿 王微芳

 

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很多上班族都將做早餐的頭等大事交由早餐店來解決,而炊飯配豆漿也成為眾多溫州人早餐的首選。

炊飯所採用的主要食材便是糯米,故而也稱“糯米飯”。《三字經》吟曰:“稻梁菽,麥黍稷。此六穀,人所食。”據傳,稻(水稻)的種植起源於約5000多年前的神農時代。神農氏系三皇之一,出生在烈山的一個石洞裏,傳說他牛頭人身。當時尚未發明醫藥,先民有病只能坐以待斃,神農氏感同身受,開始嚐遍百草的滋味,體察百草寒、溫、平、熱的藥性,辨別百草之間像君、臣、佐、使般的相互關係。期間,他曾中毒無數次,但他都憑著自己堅強的毅力和無畏的勇氣神奇地化解了這些劇毒。最終,他嘗出三百六十五種草藥,寫成《神農本草經》,叫臣民帶回去,為天下百姓治病。《神農本草經》成為我國最早的中草藥學的經典之作,後世本草著作莫不以此為宗,對中醫藥的發展一直產生著積極的影響,並逐步發展豐富,形成如今聞名世界的中醫藥寶庫。神農嚐完百草,又嚐出麥、稻、穀子、高粱、黃米能充饑,就又讓臣民把種子帶回去,並教授黎民百姓種植之術,這就是後來供百姓充饑的五穀。神農氏因功績顯赫,以火德稱氏,也稱炎帝,尊號神農,並被後世尊為中國農業之神。

糯米是糯稻脫殼的米,富含B族維生素,能溫暖脾胃,補益中氣,對脾胃虛寒、食欲不佳、腹脹腹瀉有一定緩解作用。糯米有收澀作用,對尿頻、自汗有較好的食療效果。糯米又有白紫之別,白糯米分為長糯米和圓糯米,長糯米長在南方,圓糯米長在北方,而紫糯米是較珍貴的糯米品種,又稱黑糯米、血糯米,僅湖南、四川、貴州、雲南有少量栽培,以雲南墨江最為出名。做炊飯採用的是圓糯米,因其形狀圓短,白色不透明,口感甜膩,香糯粘滑,很適合做粽子、酒釀、湯圓、米飯等等。用糯米磨制而成的糯米粉常被溫州人用以製成年糕、糖糕、鬆糕、湯圓、豬油糕等風味小吃,深受大家喜愛。

我向來對糯米食品情有獨鐘,小時候曾有因貪食一碗甜糯米粥而被父親落在大南門一家飲食店,最後被一位好心的伯伯送回家的經歷。明朝大儒王守仁曾雲:“經一蹶者長一智,今日之失,未必不為後日之得。”,然此次的意外驚嚇竟絲毫沒有改變我對糯米食品的熱愛之情,我依然癡心不改,甚至還吃上了癮,且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製作糯米飯的過程並不特別複雜,只是需要耗費時間和精力。因此,溫州人大多都喜歡直接到早餐店裏吃或者打包帶回家吃。製作糯米飯時,店家得事先將新鮮的糯米放在水裏至少浸泡三個小時以上,然後瀝乾水鋪在覆蓋著白紗布的蒸籠裏,先開大火,待水沸騰以後轉成中火,繼續蒸上50分鐘後關火,再悶個5分鐘才算大功告成。據我瞭解,開早餐店的店家凌晨一點左右就得起床備料,幾乎沒有真正睡過一個好覺,著實辛苦得很!

“苦心人,天不負”,早餐店店家的辛勤付出也贏得粉絲無數,糯米飯無疑成為90%以上在外溫州人最想念的溫州早餐,同時還擁有了我這位最忠實的擁躉,也算不枉費他們的一番辛苦咯!

我在童年時所吃的糯米飯叫糯米飯團,去購買時,只見店家手中握著一塊白毛巾,將事先蒸熟的糯米飯用飯鏟子從蒸鍋裏挖出少許,再根據客人喜好或在中間夾進糖霜、黑芝麻、約二三寸長的重泡油條,或夾進肉碎和重泡油條等,然後再裹上一層糯米飯,店家也不怕燙,迅速地揉捏成一個圓柱狀的長條飯團,用紙袋裝著交給我們。我便可邊走邊啃,待走到學校時,飯團也被我消滅得一乾二淨。所謂“天光吃飽一天飽”,我只要吃了一個飯團去上課,便一整天都有飽腹感,再也不會感覺饑餓難耐咯!

隨著時代的進步,人們對吃也越來越講究,早餐尤其要精益求精。溫州俗話講:“天光吃爽,日晝吃飽,黃昏吃少。”、“天光不吃,等於把自啦窗門揹落當柴燒。”這些都說明吃早餐舉足輕重的顯著性和重要性。

溫州大街小巷的早餐店也如雨後春筍般越開越多,僅我家所在的金橋路雖然僅有六七百米長,卻開出近十間的早餐店,有麵點店、煎包店、餅店、粥店、沙縣小吃、餛飩店等,這些店不僅店面寬敞明亮,裝修也越來越精緻,幾乎每間店的店堂都擺著五六張至十來張不等的長條桌,客人便可從容不迫地踱入店堂,慢條斯理地好好享用早餐。在所有的早餐店中,尤以離我家最近的“早點來”放心早餐店的生意最為火爆,究其原因,是因為店家經營著溫州人最為青睞的炊飯豆漿。這家店的店面雖然不算奢華,店堂也相對擁擠逼仄,但難得的是店家夫婦勤勉肯幹、為人實誠,每天起早貪黑,齊心協力用心做早餐多年,終於將小店經營得紅紅火火、生意興隆,贏得不少回頭客。

我們全家都對炊飯情有獨鐘,一碗色香味俱佳的鹹味炊飯便是我們全家的最愛。它的製作過程比之飯團又多了幾道工序,澆頭是它必不可少的門面和裝飾,肉末、香菇和重泡油條碎末便是做澆頭的必備食材。店家一般會選擇五花肉來做肉湯,乾香菇也需經浸泡軟化後再切成細粒,之後,他們便將業已切好的肉末和香菇細粒加水放在高壓鍋裏,配上酒和鹽、味精、生薑、蒜末、茴香,經高壓熬煮。油條需得泡二次方才香脆可口,咬上去“嘎吱嘎吱”響那才叫過癮。店家準備好澆頭的當口,那邊的糯米飯也已蒸熟。

熱氣騰騰的糯米飯甫一登場,就會令我垂涎三尺,那晶瑩剔透、顆顆飽滿、粒粒分明且充滿嚼勁的白糯米,配上爽脆可口香氣四溢的油條碎末、咸鮮適中肥而不膩的肉碎兒湯,再撒些青翠欲滴的綠色蔥花,一碗香氣四溢的糯米飯就足以挑逗我的味蕾咯!

孔夫子在《禮記·禮運》裡講:“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僅有飯肯定不夠,必須要配上飲,才能稱得上“飲食”,而豆漿便是炊飯的知心伴侶。製作豆漿主要採用擁有“豆中之王”、“植物肉”、“綠色的乳牛”等美譽的黃豆為食材,據統計,乾黃豆中富含的高品質蛋白質高達40%,為其他糧食之冠;同時,黃豆也具有促進消化、降糖降脂、預防癌症的神奇功效。豆漿配上炊飯,剛好彌補了後者難以消化的弱點,可謂世間絕配。

溫州的炊飯配豆漿不外乎鹹飯甜漿、鹹飯鹹漿、甜飯甜漿、甜飯鹹漿這四種搭配,我們一般都會選擇鹹飯甜漿作為早餐,這兩款貌似極不搭調的味道居然能在一頓早餐中彈奏出一段鶼鰈情深、琴瑟和鳴且引人入勝的鳳簫鸞管。這樣的奏鳴曲莫說我等下里巴人欽羨不已、追捧有加,也引得顧曲周郎等知音青睞有加、頻頻光顧。

一碗營養豐富且美味十足的炊飯配著甜度適宜、意味雋永的豆漿下肚,這份早餐已足以讓我感受到生活的充實、滿足和美好,並由此勾勒出對童年生活的無限回憶和遐想……。

日食炊飯一大碗,不辭長做溫州人。我想,糯米飯將永遠成為我早餐食譜中的保留項目哦!